港市两游戏股闪崩的背后 政策寒冬何时才能结束?

时间:2018年11月09日 16:53:51 中财网
  11月8日,港股中两只游戏股——游莱互动(2202.HK)和指尖悦动(6860.HK)惨遭洗仓,其中指尖悦动盘中一度暴跌80%,收跌62.8%,报0.93港元;游莱互动暴跌67.79%,报价0.248港元。值得注意的是,两间公司此前走势一直较为平稳,却均在一日之内暴跌。

  今日,指尖悦动今日跳空高开30%,然而截至发稿,现价1.46港元涨幅接近60%,仍为回到昨日开盘价2.52港元。而游莱控股今早高开逾10%后走高,如今涨幅35.08%,不过现价0.335港元,较昨日开盘价0.79港元接近腰斩。


  (指尖悦动分时)

  (游莱互动分时)
  大股东均表态增持
  指尖悦动司主营策略模拟类游戏,旗下游戏包括《坦克前线》、《我的使命》等。其上半年营收5.37亿,净利8700多万。指尖悦动上市前业绩表现不错,2015年至2017年营收分别为2.7亿、9.8亿、11.97亿,年净利润分别为435万、1.9亿、2.71亿元。于今年7月12日在港交所上市,发行价为2.07港元
  游莱互动主打海外页游市场,去年12月15日在港上市,发行价0.63港元,旗下有页游《神曲》《龙骑士》以及手游《弹弹堂》等。上市之初有澳门赌王何鸿燊的家族成员何剑锋及孙咏霜夫妇投资占股1.86%。今年上半年,游莱互动实现营收近亿元,利润1451万,公司也正在转型的阵痛之中。

  指尖悦动昨日暴泻近63%,盘后公司公告称,董事会确认并不知悉急跌原因。但该公司指,主席刘杰及一名控股股东持股的LJTechnology,昨日在公开市场上购入8962万股股份。完成后,其持股量由50.91%增至55.39%。


  图:指尖悦动11月8日分时
  值得注意的是,观指尖悦动的走势,午盘开始放量大幅下挫一度近80%时,突然出现大单买入,股价开始回升。昨日截至收盘,指尖悦动成交量为2.174亿股,而根据公告中大股东所披露增持8962万股,可见这尾盘的大手笔,近一半都是出自控股股东之手,而彼时公司的股价已经腰斩。

  而游莱互动在昨日大跌近68%直接进入了细价股行列。盘后,公司抛出公告称,公司财务及业务运营正常,股价暴跌是由于部分股东借款质押平仓导致。但没有披露具体是哪个股东。此外,游莱互动披露,其控股股东意欲六个月内增持彼等于公司的股份,而不触发任何《公司收购、合併及股份回购守则》项下强制性一般要约义务。

  比起指尖悦动大股东直接真金白银二级市场扫货,仅发布增持计划消息的游莱互动的利好因素偏弱一些,反弹力度不及指尖悦动。

  市场普遍将指尖悦动和游莱互动的暴跌归咎于一则腾讯内部消息。据了解,由于监管层暂停审批新游戏,腾讯控股或削减游戏部门的市场营销预算,管理层要求市场营销主管控制现金流及缩减支出以“共度难关”。另外,若部分游戏未取得监管部门批准,则需要将相关营销费用退回集团。而微信社交平台已将部分游戏的品牌开支减半,行情较差或发行日期推迟至明年的游戏,也需要将尚未使用的开支退回集团。

  行业格局悄然改变
  以游戏收入为营收支柱的腾讯也难逃一劫,自从历史高位475港元坠落至如今282.6港元。当行业寒冬来临,似乎谁也不能幸免。

  在中国,所有网络游戏在上线前都要先通过文化和旅游部初审,再通过新闻出版署拿到版号,才可上线运营,单机游戏只需通过出版署申请版号即可。通常审批需要4-6个月时间,大部分游戏公司会算好时间,进行准备工作,无需提前囤积版号。

  2018年3月发布的游戏版号发放全面暂停以及2018年8月教育部、卫生委等八部委出台《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标志了国内游戏行业进入强监管时代。在众多监管措施中,游戏版本号暂停审批和游戏总量控制是影响最为明显的措施之一。

  版号申请骤然全面暂停,前期投入研发成本却未能拿到版号的游戏不能上线运营,也就不能将前期的投入收回,游戏公司的收入没有新增量,研发也不能停止,游戏公司的资金链趋于紧张。因为监管部门重组导致不能发新版号,而重组什么时候完成无人知晓。目前,市场上也没有监管松绑的具体时间表,突然袭击几乎让整个游戏行业措手不及,进入前所未有的寒冬。

  就连腾讯的游戏业务自3月以后没有了新的增量,只能靠其他方式来弥补游戏这块的损失。现阶段游戏企业主要以两种方式支撑收入,一来是在现有正在运营的游戏推广中广告更多,皮肤、角色等虚拟物品出得越发密集频繁,以此来促进玩家“氪金”消费热情。二来,也有越来越多的游戏厂商选择出海,但是出海这条路很难走,因为整个流程走下来很久,企业在海外运营的话成本很高,进一步压缩了游戏企业的利润空间。

  就目前情况而言,监管严厉之下的行业寒冬中,行业格局正在悄然发生改变,死得最多的就是小的游戏开发商,资源逐渐向腾讯、网易、完美等游戏头部企业聚集。事实上,近来科网股和手游板块下跌也预示着市场对于这个行业前景不明朗的反馈。

  此外,伽马数据通过对今年上半年的游戏进行监测,绝大多数游戏产品,特别是新产品面临用户不足、获取流量越来越难,这也是游戏行业目前存在的一大痛点,如何在存量用户市场下解决“缺量”的问题,成为整个游戏行业都需面对的问题。

  尽管我们已经无从得知,市场对两间公司恐慌性抛售的真实原因,但对于游戏行业的担忧仍未解除,大股东入场增持公司股份只能解一时的燃眉之急,但后续类似于指尖悦动、游莱互动股价能否上行,仍然需要监管回暖,行业复苏和良好业绩作为支撑。
  .格.隆.汇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