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市离奇大跌基金经理陷困局:大拿都不清楚为何调整

时间:2017年11月17日 09:11:37 中财网

  10年期国债收益率“破4”后,债市得来了短暂喘息。

  11月16日,10年期国债期货主力合约T1712上涨0.2%,连续三日涨幅达到0.45%。非银机构的“救急”只在一时,难以扭转大势。业内人士坦言,多重利空因素交织下,债市下跌的概率大为增加。

  10月以来,短短一个多月的交易时间内,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上行了35BP,一度突破4%的历史高位。历史上10年期国债利率上行超过4%,主要为2007年、2011年、2013年三个时期。

  “收益率在年底前可能很难回落到10月前了,银行的配置盘力量很弱,尤其是在年底时银行资金更为紧张,因而交易盘的止损盘导致了市场的非理性下跌。”深圳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债券基金经理向第一财经表示。

  “奇怪”的大跌
  10月以来债券市场的这波大幅调整,多少显得有些“莫名其妙”。

  “最近债券的调整,我问了很多做债的大拿。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是大家都不是很清楚为什么在调整,这是以前很少出现的情况。而且这次大家事后勉强给出的理由,好像都不是那么令人信服。”北京一家老牌公募基金经理告诉记者。

  第一财经注意到,对于这次下跌,一种较为普遍的观点是经济数据走好,而大量的交易盘在博弈经济的下行,预期落空后,便引发了剧烈的调整。

  连续的下跌亦似乎能说通交易盘出现的“踩踏”,但同样难以解释的是,11月14日公布的10月经济数据不及预期,市场却大跌。

  回到今年11月14日。当日早盘资金面紧张,情绪脆弱,市场认为待10月份经济数据公布后可能会有新的方向。10点经济数据出炉,不及预期,按理债券市场情绪回暖。但匪夷所思的是,债市收益率继续上升,这也是三年后10年期国债首度破“4%”,债市一片哗然。

  因此,持有不同看法的人士认为,从根据经济数据出炉后市场的反应来看,经济预期的改善难以解释市场如此反应剧烈的核心理由。

  另一种说法是银行存款下滑,造成银行配置盘力量薄弱。

  上市银行三季报显示,9月末上市银行总资产规模为146.3万亿,相比2016年增长5%,资产端数据显示,9月末上市银行贷款较2016年末增长9.55%,较6月末增长2.08%,三季度贷款增速有所放缓。

  具体到存款方面,25家上市银行中有12家9月末的存款余额较6月末有所下降,其中四大行整体存款表现良好,股份行较二季度末下降了2.28%。随着同业负债及同业存单监管逐步趋严,存款竞争的加剧,中小银行存款增长乏力,三季报已经较为明显地体现出来。

  但也有业内人士指出,即使前期居民信贷持续高涨,对债券配置形成了一定的挤出,但并没有导致配置力量的明显走弱,一级市场招标利率往往会好于二级市场利率,且招标倍数较好。

  第一财经也注意到,以10月24日为例,一级招标10年期国开债,发行利率4.27%,倍数2.66倍,二级市场利率4.3075%。

  “存款增长疲弱今年一直就这样,与M2增速低是一致的。单单通过存款下降,感觉不能完全解释。”某股份行固收人士表示。

  不过,该股份行人士也告诉记者,一级市场招标利率好于二级市场利率,一种可能是博边际的资金量非常大,或者说参与力量没指望中标,所以也不能完全反映配置需求特别好。

  回顾2016年12月的这轮调整,国债期货处于引领地位,然后是国开债和国债,加速调整阶段,市场流动性出现问题。

  年前利率债机会或不大
  统计显示,11月以来,央行连续多次63天逆回购,截至11月15日累计投放3000亿,且全是跨年。从近期央行重启62天逆回购的动作来看,央行也并不愿意看到资金面出现过于紧张的局面。

  不过流动性方面,则表现出一定的紧张。截至11月14日,DR007上升至2.94%,较10月同期上涨0.12个BP.
  按照“反身性”理论,由于市场走势上出现了“无视利好的持续下跌”,这直接导致了债市多头开始不断反思债市大跌的原因,空头的逻辑得到不断的强化,进一步加剧了市场的空方力量,从而导致了债市的持续下跌。

  “现在对市场难以把控,一个比较好的策略是跟紧市场中位数的久期,据此来调整仓位,这样能做到保全自身,至少保证直到年末是比较安全的,在看到明显方向后也可以迅速调整。”上述深圳债券基金经理表示,目前交易盘主导的市场很容易超调,市场恐慌情绪已经超过今年5月份,利率债已经很难找到合理的顶部,但仍需关注市场过度超调的信号。

  “年前利率债机会不大,明年需关注配置盘和监管政策的变化。收益率在年底前很难回落到10月前了,银行的配置盘力量很弱,尤其是在年底时银行资金更为紧张,因而交易盘的止损盘导致了市场的非理性下跌。”其进一步称。

  对债市而言,一个好消息是9月房地产销售面积单月同比却已经跌为负值,为-1.5%,销售额和新开工面积当月同比也回落至1.5%附近。

  “伴随着年内棚改货币化进程的完成,限购、限贷、限售等总量政策的实施,房地产开发商的资金来源呈现逐渐收紧之态,房地产投资的缓慢下行趋势在年内是大概率的,因此这对于债市机会来讲,是基本面的一点支撑。”融通基金固定收益部总经理张一格分析称。

  “资金面没有明显放松的情况下,收益率就很容易被推上去,易上难下。经济数据是在边际走弱,但情绪已然受到影响。”上述股份行固收人士与第一财经交流也表示,房地产自身数据分化,销售负增长,新开工走弱,但是房企拿地速度不慢。

  “今年的房地产市场体现出和历史上传统周期不尽相同的特点,一方面是‘房价—销售—投资’的周期传导链条不如前期通畅和清晰,另一方面是一二线和三四线的表现分化。而究其背后原因,主要来自于政策层面创新性地采用结构性调控的政策。三四线棚改货币化推动了库存的去化,这也是今年房地产投资的重要支撑。”张一格对第一财经表示。( .第.一.财.经.日.报 .郭.璐.庆)
  中财网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